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严肃问责处理 牢守风险底线

新闻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5日

财政部通报两省地方政府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查处情况——
严肃问责处理 牢守风险底线

党中央、国务院对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高度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攻坚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

12月22日,财政部通报了江苏、贵州两省处理部分市县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的情况。通报显示,相关责任人员受到行政开除、行政撤职、降级等严肃问责处理。

对违法违规举债行为“揭盖子”

对于江苏省的情况,通报显示,2015年至2016年,常州市金坛区,南通市通州区、海安经济技术开发区,淮安市淮阴区、洪泽县等8个设区市的15个县(市、区)共32个项目,涉及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通过信托或资产管理计划等方式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截至目前,上述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已经全部纠正。

江苏省政府根据经核实的违法违规举债担保事实、整改结果、造成影响、相关人员责任等情况,按照预算法等法律法规规定,对负有直接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共计57人给予了不同程度处分。

对于贵州省的情况,通报显示,该省问责处理涉及违法违规举债担保承诺行为的黔东南州镇远县人民政府有关责任人,给予4人降级处分、记过处分、诫勉谈话或批评教育;问责处理涉及违法举债担保的铜仁市碧江区有关责任人;给予遵义市汇川区、黔东南州凯里市、黔西南州兴义市等5名责任人行政处分。

就下一步如何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江苏省表示,将扎实做好地方政府融资行为清理整改工作,组织全省各级政府开展各种形式违法违规举债行为清理排查,主动纠正存在问题;贵州省表示,将严格执行国家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规定,进一步严肃举债纪律,坚决纠正违法违规举债、违法违规担保承诺行为,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财政部预算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对涉嫌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的其他地区和金融机构,待相关省级政府和监管部门依法依规处理后,财政部将及时通报处理结果,发挥典型案例警示作用。

严格落实“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通报中,有的责任人已调离违法违规举债时的岗位,有的已经升职,仍受到问责处理。“此举体现了中央关于地方债管理‘终身问责’和‘倒查责任’的要求,也就是不管官员调离或升迁到哪里,违法违规举债的处罚都无法逃脱。这有利于地方政府领导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合法合规举债,不盲目融资和盲目以项目促发展。”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副院长郑春荣说。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财政部预算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省级党委、政府从加强领导、完善制度及查处违法违规行为等方面,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终身问责,倒查责任”的原则正在落实。“省级党委、政府正按照中央规定切实负起属地管理责任,对违法违规行为严肃追责,形成强大的合力。”该负责人说。

郑春荣表示,近年来地方政府债务规范管理卓有成效,“目前的难点主要在于,一些地方基层政府没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违法违规借债冲动依然存在,一些非正规的融资渠道和新型融资渠道还需要加以重点防范”。

据介绍,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形成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继续通过平台公司以银行贷款、债券类融资工具、信托、保险或资管产品等形式替政府融资,由政府担保或偿还;二是通过不规范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进行变相举债。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转型尚未完成,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还在部分地区存在,应该继续保持高压态势。”郑春荣说。

“开前门,堵后门”双举并重

据介绍,新预算法实施以来,财政部在地方政府债务治理问题上,坚持“开前门,堵后门”整体思路,建立形成一套包括限额管理、预算管理、风险评估和预警、应急处置、监督问责等在内的闭环管理体系。今年以来更是针对地方政府债务管理新情况,先后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和《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对制止地方违法违规举债行为形成“全覆盖”。

“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将持续进行,但这只是地方政府管理的一个方面,在‘堵后门’的同时,积极‘开前门’,满足地方政府合理融资需求,引导地方政府进行合法合规的融资。”财政部预算司有关负责人说。

今年,财政部在“开前门”方面主要致力于推动试点发展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打造中国版的“市政收益债”。继多个省市根据财政部统一部署发行土地储备、收费公路专项债券之后,深圳市近日成功发行轨道交通专项债券,这是首例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专项债券新品种。

“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不能走靠大规模负债搞建设的老路,而是要靠发展实体经济、提高经济发展质量。从这个意义上讲,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防范化解财政金融风险,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方面。”财政部预算司有关负责人说。(记者曾金华)